福奇博士:水貂体内的新冠病毒变异不会使疫苗失效

近期,丹麦在水貂体内发现新冠病毒新的突变种,称这种突变可能影响到疫苗的有效性。与此同时,丹麦首相宣布将捕杀国内多达1700万只的养殖水貂。据《独立报》报道,美国最高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博士对此表示,这种突变对于当前研发的疫苗不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自今年夏季以来,荷兰、美国等多个国家已经出现大规模的水貂新冠病毒感染。在丹麦,研究人员发现感染的水貂身上发现了新的新冠病毒株,其S尖峰蛋白发生突变,这是当前研发中的疫苗主要的识别位点。这种病毒在丹麦已造成了200例以上人类感染,英国因此也禁止非本地人从丹麦来到英国。丹麦总理Mette Frederiksen称,这是对公众健康和疫苗研发的严重威胁,要求捕杀全国所有的水貂。

福奇博士在与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的一次线上访谈中说到了这个问题。目前,美国疫苗研究中心专家小组初步观察了这种新的病毒株。研究组认为,水貂身上的突变不会对疫苗和疫苗诱导产生的免疫反应产生影响,这不是一个大问题。但是,这种病毒株可能会削弱人体抗体反应,因此对当前的一些单克隆抗体疗法产生影响,没有证据。

丹麦国家血清研究所负责疫苗研究的科学家也对此表示乐观,他们在疫苗的早期动物试验发现,这种疫苗可以针对水貂相关的新病毒株产生抗体,具有预防效果。目前,这种疫苗将很快开展人体试验。这是否适用于其他疫苗,适用于人类抗体治疗,还不知道。

在公共卫生领域。欧洲疾控中心发布新指南强调需遏制水貂和人类之间的病毒传播,警告称大量动物感染导致病毒会快速积累突变,反向蔓延到人类群体。但世界卫生组织前助理总干事,英国公共卫生主席David Heymann博士认为,丹麦的新冠病毒变异株不会改变疫情的进程。

他说,这种病毒在每个国家都存在,也有不同的变异种。如果这种来自于水貂的突变病毒想要取代其他国家的病毒,它必须比当前的病毒适应性更强,有更强的传播速度才能取代。

威康信托基金会主任Jeremy Farrar仍然对此表示担忧,他认为水貂的突变就像是地方性动物病毒的“煤矿金丝雀”,这种病毒太复杂了,它可能在大鼠、小鼠、雪貂等动物体内生存并传播给人类。这是动物与人类传染病传播模式带来的担忧,而不是水貂本身。

21世纪,流行病将是我们必须面临的危机,由于气候、动物和人类行为、贸易和旅行模式的变化,它不再只是一个国家的问题。新冠肺炎大流行表明了国际合作和协作的必要性,打破了不同国家的隔阂。世界上众多科学家已经通过新冠病毒认识到这一点,他们正在合作,并分享彼此之间的信息。这为我们指明了前进的道路。

目前,丹麦政府撤回了在全国范围内捕杀1700万只水貂的命令,但250万只已经被杀死。

发表评论